2021年10月08日 星期五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院內動態 > 專家視點 > 
返回

蘭建平院長:迎接智能互聯新時代

发布时间:2019-11-20 08:09  作者:蘭建平 來源:原創

千年古鎮、江南水乡,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在金秋时节迎来了全球互联网领域的各路大咖,包括从中国向全球发出第一份电子邮件的德国专家维纳.措恩(W erner Zorn),到中国互联网原理事长、中国工程院原副院长、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栓,从互联网祖父大卫.法伯,到马(云)爸爸,一年一度,相会于乌鎮,分享人类互联网时代的50年、中国全方位接入互联网的25年。

一年一度的世界互聯網大會,從2014年首屆互聯網大會以來,事實上已經成爲展望全球互聯網技術、數字經濟發展動向的窗口,烏@世界,点击乌鎮,洞见未来。无论是从习总书记的贺信,还是论坛嘉宾的主题发言,还是互联网之光博览会上的一个个黑科技,可以說今年的互聯網大會,會上會下,場內場外,都充滿了5G+智能的味道,充分展示了互聯網50年來,從未停止過的腳步。從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一路走來,今天從産業結構、經濟結構,到治理體系、治理能力,可以說人類文明進步的這50年,就是一個數字化故事不斷向多維視角演繹的路徑。

根據中國信通院發布的數據,2018 年中國數字經濟規模達到31.3萬億,占GDP的比重達到34.8%。到2019年9月,中國網民規模達到8.54億人,互聯網普及率達到61.2%。可以說,以數字技術進步帶來的産業變革,已經成爲中國速度型經濟向創新型經濟轉型跨越最重要的動力。數字經濟在經曆了從 PC 時代,到 PC 互聯網、移動互聯網,現在已經開始進入以人工智能爲核心驅動力的智能經濟新時代。從全球看,智能經濟將給全球經濟帶來新的活力,是改變全球經濟軌迹最核心的引擎。從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以來,可以說全球都在尋求經濟發展新的動力,可以說發展數字經濟成爲了最大的共識,互聯網成爲了最大的利器。

今年全國兩會上,李克強總理明確提出了“智能+”的概念,清晰地展示了從“互聯網+”到“智能+”的路徑跨越,從産業經濟叠代的“渠道主導”向“內容主導”的供給側改革時代邁進。正因爲如此,才有了2018全國31個省(市、自治區)主要領導集體喊話大力發展數字經濟的新局面。在今年的第六屆互聯網大會上,浙江、福建、四川等6個省,被國家發改委、國家網信辦確定爲新時期數字經濟創新發展試驗區,開啓了數字經濟發展的2.0新版本,這個版本最典型的特征就是基于5G的智能經濟。

作爲一種新經濟形態,智能經濟在學術上並沒有規範的官方定義。但是從發展路徑上看,有一點是肯定的,以人工智能爲主要標志的數字經濟,將成爲主要的時代LOGO。這種智能經濟發展範式,至少在三個層面將帶來重大的變革和影響。

一是人機交互方式的變革。現代社會,以手機爲代表的移動終端,已經成爲新世紀的第一個20 年人們鏈接社會的路由器,人機一體化是最典型的特征。在通訊技術進入5G時代後,展望未來的20 年,就是人們對以手機爲代表的移動終端依賴程度不斷降低的 20年。在智能經濟時代,智能化的運動終端,會遠遠超越手機的範圍。可以想像,未來的移動終端,可以包括高清相機、語音交互、可穿戴設備等各種場景,應用與服務的形態也會發生極大的變化。人們將以更加自然、親近、便捷的方式,和機器、工具進行交流,並開啓人與自然對話的新時代。如果從工業互聯網上看,這種交互方式的變革,清晰地告訴我們,這個網其實不僅僅是一張網,更是一種未來的新經濟形態。

二是5G爲標志,重心定義基礎設施。在傳統意義上的基礎設施,是以道路、橋梁爲標志的,但是以5G爲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術的大背景下,開始重新定義基礎設施,新基礎設施時代開始來臨。新基建時代已經開啓,不僅僅體現在國內基于5G時代一個巨大的産業與經濟發展的新機會,更爲不久的將來,這種新基建的方式,在一帶一路戰略中,爲“中國制造+中國服務”更好地走向世界經濟舞台的中央,提供有力的內容支撐。從産業發展趨勢上看,有一點是肯定的,從3G、4G時代走過來的中國信息、通訊産業,傳統的CPU、操作系統、數據庫將不再處于數字經濟舞台的中央,取而代之的是新型的 AI 芯片、更便捷高效的雲服務、各種APP、應用開發平台,包括通用人工智能算法等,將成爲這個新基建時代基礎設施最重要的內容。

第三、場景更豐富、業態更具體、産業更智慧。以5G+AI爲主要標志的技術運用,將很快滲透到經濟社會發展的方方面面。從而在更大程度、更廣範圍內,開啓第四次工業革命的大幕。可以想象,新一代信息技術的倍增、疊加、轉化效應,將迅速在城市交通、健康醫療、經濟安全、環境保護,甚至在教育、文化等千行百業得到體現,快速實現智能化。可以預見,新的消費需求、商業模式將層出不窮,向人們展示未來社會的一幅幅場景。在不久的將來,人類社會將從現代的“人與物”的二元結構,走向“人-物-機器人”的三元結構社會時代。

人工智能,未來已來,人們已經看得見摸得著。(本文載于《浙江經濟》2019年第20期,有改動)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