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2月06日 星期一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工信要聞 > 全国工信要聞 > 
返回

專家探討如何加強長三角産業分工協作

发布时间:2019-10-23 03:12  作者: 來源:

  嘉 宾  中国科学院院士、浙江大学校长 吴朝晖

  原哈佛医学院教授、哥伦比亚大学微电子博士 马启元

  江苏省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胡国良

  浙江省发展规划研究院副总规划师、研究员 周世锋

  落實長三角區域一體化發展國家戰略,全面提升長三角制造業發展水平,引領全國高質量發展,加強産業分工與協作是基礎。本期我們和浙江省科學技術協會共同邀請了4位院士專家,一起探討如何加強區域內産業的分工與協作,按照集群化發展方向,打造全國先進制造業集聚區,著力構建現代化經濟體系。

  面向更高質量的一體化發展

  主持人:在推進長三角一體化發展中,如何緊扣“一體化”和“高質量”兩個關鍵詞,強化創新驅動,提升産業鏈水平?

  吳朝晖:長三角一體化的最終目標是要實現更高質量的發展,這就要特別強調創新驅動,建立現代化經濟體系,同時提升産業鏈水平。

  當今世界正處于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新技術、新業態、新模式層出不窮。以人工智能爲標志的智能增強時代加快到來,使未來的空間轉向人、物理世界、智能機器以及虛擬信息世界構成的四元空間,將進一步重構生産力和生産關系,重組社會形態與産業結構,突出表現爲以數字創新、人工智能創新爲代表的第四次工業革命浪潮席卷全球。數字創新、人工智能將進一步打破區域邊界、突破行業限制,讓長三角的經濟社會運行在效率、質量、動能等多維度打開新的格局。

  所以我們預測,數字創新和智能增強時代的到來,將開啓新一輪的經濟社會大發展。

  怎麽通過創新驅動、數字戰略的驅動,來實現更高質量的發展?我們認爲需要借助以數字泛在、萬物互聯、虛實孿生爲特征的數字技術革命,對長三角地區經濟社會運行方式與空間界限進行顛覆性、重構性變革。

  胡國良:實現高質量發展和提升産業鏈水平其實是一個問題的兩個方面。高質量發展的一個重要內涵是推進企業産品的高附加值,而提升産業鏈水平則是提升産品附加值,最終實現高質量發展的一條重要路徑。

  突破長三角産業在全球價值鏈低端鎖定困境,構建新型高端的價值鏈體系,是長三角産業戰略轉型與升級的主要方向。發展全産業鏈戰略和建立全球價值鏈與國家價值鏈並重的價值鏈體系,是長三角産業價值鏈升級的兩大重要路徑。

  一方面,以開放合作的模式充分吸納外部力量,創造與國內外多方合作夥伴的互促共贏局面,使全産業鏈、全價值鏈上的各方,通過産業的關聯效應達到相互配合、相互推動。

  另一方面,要結合國家提升國內消費這一政策趨勢,逐步形成長三角産業在國內市場的盈利模式和價值鏈體系,構建以本土市場需求、本土企業、本土自主創新能力爲基礎的國家價值鏈體系。

  發揮比較優勢發展重點産業

  主持人:在長三角三省一市産業結構當中,浙江的比較優勢是什麽?按照高質量發展的要求,浙江應重點發展哪些産業?

  吳朝晖:浙江具有較好的數字創新的實踐基礎,創新創業活力迸發:一是有阿裏巴巴等一批世界級的數字企業;二是形成了以浙江大學爲代表的高校創新創業源頭;三是浙江與長三角其他區域的空間交互能力較強。

  我們認爲,數字經濟是長三角特別是浙江發展的堅實基礎,數字創新是長三角特別是浙江發展的主要動能,其中,數字經濟以産業數字化、數字産業化以及城市數字化爲主要內容,數字創新以數字化人才、數字科技金融和數字基礎設施爲核心要素。通過數字戰略驅動和科教創新的引領,我們就能抓住當今經濟社會變革的曆史性機遇,確立相匹配的經濟社會發展模式,進一步推動長三角區域邁向更高質量的一體化發展。

  在這方面,我們浙江大學倡議成立了長三角研究型大學聯盟,並發布了數字長三角戰略報告,希望進一步推動數字經濟、數字科學、數字社會和數字政府的發展,進而構建高質量一體化的數字化長三角。

  馬啓元:浙江的優勢是以浙商爲代表的民營制造企業和互聯網電商企業。在改革開放的前30年,浙商在傳統工業制造上打造了民營經濟1.0版。在過去十多年的互聯網經濟大潮中,浙商又打造了全球第一的電商産業,成爲民營經濟2.0版。

  浙江民企出口,在小商品、機電、汽車部件等傳統行業裏領先全國。在今天嚴峻的經貿摩擦背景下,傳統産業出口壓力增大,而向高質量發展需要以原創科技帶動創新産業,以民營資本推動産業升級。浙江可以結合已有的互聯網電商雲平台優勢,重點在人工智能、芯片設計與制造、汽車電子、醫療電子和可穿戴器材、生物制藥、腦科技、數字醫療診斷與大數據等創新産業上進行布局,在5~10年內扶持幾個新産業,使每個産業達到萬億元産值。

  胡國良:浙江的比較優勢,一是宜居宜業的綠水青山;二是發達的網絡經濟;三是充滿活力的民營經濟。

  浙江實現産業高質量發展還可以從以下幾個方面發力:首先,主動承接上海的高端産業轉移。一是適當控制土地成本和勞動力成本的快速上升,保持制造業的成本優勢;二是加快推進職業技術教育和高級技能培訓,提升勞動力綜合素質;三是優化提升産業集聚區,賦予傳統工業園區更多的高技術孵化和産業化內容。

  其次,浙江制造業要主動對接上海服務業。上海發展“國際金融中心”和“國際航運中心”需要以制造業作支撐。浙江應積極對接上海的服務功能,這對上海來說是服務業市場化的過程,對浙江來說則是優化制造業發展的過程。

  再次,共享區域政策紅利和創新紅利。一是共享長三角經濟區普惠政策;二是放大和創新國家給予的區域性政策空間;三是放大浙江、上海、江蘇自貿區溢出政策。讓長三角其他地區也可以通過試驗小範圍推廣或者通過投資合作,共享區域性政策溢出紅利。

  周世鋒:浙江的比較優勢,一是數字經濟等新經濟新動能發展迅猛。浙江數字經濟總量和增速均居全國前列,對經濟增長的作用正日益顯現。二是市場主體活躍豐富。浙江的人均市場主體擁有量全國第一,上市公司總量長三角第一。三是服務業對經濟貢獻率加大。服務業增加值比重上升較快,近幾年增速高出第二産業約6個百分點。

  下一步圍繞高質量發展,産業發展可突出三個著力:著力打造數字經濟、生命健康、新材料等世界級産業集群,培育發展新技術、新業態、新模式,形成一批擁有核心技術、産業鏈完整、骨幹企業支撐、標志性平台承載的優勢産業。

  著力打造文旅産業發展高地。依托之江文化産業帶、橫店影視文化産業集聚區、大運河文化帶以及詩路文化帶,建設具有國際影響力的文化旅遊品牌。

  著力打造現代服務業新引擎。圍繞平台經濟、分享經濟、體驗經濟和創意經濟等業態,融合提升傳統服務業。推動生産性服務業與制造業深度融合,實現制造業由生産型向生産服務型轉變。

  積極引導長三角産業合理布局

  主持人:在長三角一體化過程中,如何堅持市場機制主導和産業政策引導相結合,推動産業合理布局和結構升級?

  馬啓元:改革開放特別是浦東開放以來,長三角的各地經濟發展各有特色。上海主要是政府引導,發展産業經濟。江蘇以外向型經濟爲主,三資爲主的電子制造業和生物醫藥占據中國三分之一市場份額。

  未來十年,中國將進入原創科技産業發展時代。民營企業,特別是浙商具有敢于冒險、決策果斷、機制靈活的特點,應該成爲中國發展原創科技的主力。未來十年應該是民營經濟3.0版升級的十年,是民營企業發展原創科技的十年。浙江本地民營經濟需要轉型升級。政府可以主動引導民企進入原創科技領域,發展高端制造業,特別是“卡脖子”的戰略核心産業。

  胡國良:産業布局怎麽樣才是合理的?其實,産業如何布局,更多是市場自我選擇的結果,但是政府在其中應起到引導的作用。

  一是要打破地区分割和行政垄断,充分发挥市场机制的基础性作用, 鼓励要素合理流动, 逐步形成一体化的土地、资本、产权、人才、技术和劳动力市场。

  二是组织编制一体化的区域规划, 明确各地产业发展方向和空间布局, 实行产业导向和空间导向“双重调控”。

  三是按照新型分工的原则, 实现功能互补、错位发展。大都市中心区应把着重点放在总部、研发、设计、品牌、市场营销等环节,大都市郊区和周边中小城市则应重点发展生产制造、零部件配套、仓储采购等环节。

  四是加強政策引導和協調,打造一體化的投資信息平台,實施産業鏈招商引資,促進大都市區主導優勢産業鏈的形成,構築一批具有國際競爭力的優勢産業群。

  五是圍繞主導優勢産業鏈的建設,以大都市爲中心,強化交通運輸網絡特別是城際快速通道建設,加快完善一體化的“1小時都市圈”産業協作配套圈。

  周世鋒:一是市場經濟主導,充分發揮企業根據市場需要應對市場競爭順應産業鏈進行布局的自主決策作用,發揮各類行業協會産業聯盟的布局引導作用。三省一市政府共同打造好優良的營商環境,明確空間准入的負面清單和正面清單,不搞差異化政策惡性競爭。

  二是産業政策引導,強化中心城市産業集聚能力,推動産業結構升級,重點布局總部經濟、研發設計、高端制造、銷售等産業鏈環節,打造具有全球競爭力的産業創新高地。推動中心城市一般制造業向外轉移,通過産業轉移合作區等載體,建立利益共享機制,加大對産業轉移重大項目的土地、融資等政策支持力度。

  加強産業分工合作,發揮一體化優勢

  主持人:改革開放以來,長三角三省一市經濟發展的道路不盡相同,形成的産業格局各有各的特點。在一體化背景下,如何加強産業分工合作,充分發揮一體化的優勢?

  馬啓元:首先是海外人才與項目對接。上海是長三角海歸人才聚集之地,特別在半導體芯片、生物醫藥、醫療器械和人工智能領域,浙江可以積極吸引海歸創業人才與項目在上海研發、在浙江制造。

  其次是浙江民間資本與上海資本市場對接。原創科技産業發展離不開資本的支持,民營經濟3.0版必須是“以我爲主”。政府可出台原創科技“投資抵稅”政策,引導浙江民營資本成立核心産業的産業基金。投資原創科技企業,特別是海外高端人才的創業公司,形成浙江資本+海外人才項目+上海科創板的快速發展核心科技的産業鏈。新的原創科技基金應具有全球視野,主動對接科創板。

  胡國良:第一,推進長三角産業分工合作的關鍵是以上海爲龍頭帶動長三角形成世界級、現代化、一體化的産業區。上海率先實現轉移,最重要的是打造並釋放“科技創新中心”功能,通過建設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科技創新中心,增強創新對經濟發展的驅動作用。

  第二,推進長三角産業分工合作的基礎是實現區域專業化分工,共同打造跨地區國家級産業價值鏈,在産業鏈打造中實現産業轉型升級。

  第三,推進長三角産業分工合作的根本是堅持市場主導,讓企業成爲推動區域分工合作的主動力。從本質上講,區域一體化程度高低是企業基于産業價值鏈的空間分工合作促成的。

  第四,推進長三角産業分工合作的保障是構建區域間計量單位共享的産業協作機制。整體而言,長三角地區仍未形成有效的産業協作機制,保障區域一體化進程的體制機制尚不健全。

  周世鋒:要共同推動制造業高質量發展,按照産業集群化發展方向,打造全國先進制造業集聚區。強化電子信息、生物醫藥、高端裝備、新材料、汽車等區域優勢産業合作,推動傳統産業升級改造,形成若幹世界級制造業集群。加快發展、培育一批具有國際競爭能力的龍頭企業。

  要合力發展高端服務經濟。共同培育高端服務品牌,加快服務業服務內容、業態和商業模式創新,聯合打造一批高水平服務業集聚區和創新平台。大力推進服務業標准化建設,在旅遊、養老、文化等領域探索跨區域合作新模式。(浙江日報)

打印